稻田间的喜悦

信念。

南京纪念馆

评论